弱者的悲哀

3月31号,去大江东考场练习科目三,包括自己在内一共五个学员,早上七点半就到场地了,那时候还没有多少人。我是第四个上车的,那时大约到九点了。我前面那个女学员不知是因为刹车太急还是转向灯没开的问题,被教练逮到机会一顿辱骂,说什么没带脑子,说了多少次还记不住,之后都是很难听的话。中间我曾想制止和反击教练,不过转念一想,我若是替她鸣不平,教练肯定会说跟我在骂她,跟你没关系什么的。于是,我决定等待。到我了,上车挂一档的时候,感觉这车的档位和上次开的车的档位手感不太一样,于是重挂了几次,又问教练是不是挂对了。教练这时开喷了,说你问什么,叫你不要问,听着就行了,接着又开始了他的习惯性辱骂。没等他说完,我就以两倍的音量回击他。他先是怔了一下,应该是没想到会有学员反驳他,接着跟我吵。不过明显语气减弱了许多,说什么这样是为你们好,让你们记住云云。同车的学员也都劝我,少说两句,教练也是为你好之类的。

之后的练车,教练收敛了很多。一直到晚上回去,也没有骂过一句。不过,下午练车的间隙,那个女学员跟我说,你还是不要这样做的好,这样对你没好处的。我们不过是想拿一个驾照,之后可能永远都不会跟这教练有交集,遇到教练发火就忍忍吧。还有一个女学员也对我说,教练骂你是为你好,你好好听着做对了就行了,为什么要跟教练吵呢。

从她们的话中,我听出了两个观点。一个是,我们的目的是拿到驾照,为了达到这个目的,我们可以暂时忍受自己的权利(这里是人格尊严)受到侵害。一个是,教练骂你是为你好。

第一个,其实是怕反击教练的辱骂会给自己后续的练习和考试带来麻烦。如果教练因此减少你的学习时间,故意不指出你的错误,后面考试你就很可能无法通过。所以她选择了忍。然而,这种担心是多余的。一方面,现在学车都有学时规定,教练很难减少你的学习时间。另一方面,达到科目三的考试要求并不需要花很多时间。教练如果故意给你设置障碍让你无法通过考试,那么不仅你要花费额外的金钱和时间,他也一样。这对谁都没有好处。所以,逻辑上我们并不需要担心什么。那么,仍然忍气吞声,可能是另外一种原因。

我觉得这大概可以归为中国的“忍”文化。《论语》中有“小不忍,则乱大谋”,《左传》中有“一惭不忍,而终身惭乎”,名言中有“忍一时风平浪静,退一步海阔天空”。统治中国两千多年的儒家文化处处都在教导人们要忍,要逆来顺受。这种思想经过长期宣教,早已深深植入了国人的头脑中。于是,无论发生了什么侵害他们权益的事情,只要没有危及他们的生命,他们便可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默默忍受,从不反抗。不但自己不反抗,反而对那些敢于反抗的人投以冷漠的、不解的、嘲笑的目光。时间久了,甚至会把一切侵犯自己权益的事情看成理所当然,连内心的那一点愤怒之情都消失了。

想起了龙应台的《中国人,你为什么不生气》。她说:“不要以为你是大学教授,所以做研究比较重要;不要以为你是杀猪的,所以没有人会听你的话;也不要以为你是学生,不够资格管社会的事。你今天不生气,不站出来说话,明天你——还有我,还有你我的下一代,就要成为沉默的牺牲者、受害人!”。对于学车这件事来说,你自己不去反抗,除了自己要遭受教练的辱骂之外,还会助长教练的嚣张气焰,让他毫无忌惮地继续侵害更多的学员的权益。而更可悲的是,自己不反抗还要去劝说争取自己权益的人放弃反抗。我想弱者之所以成为弱者,除了天生的因素之外,自己的懦弱和奴性也必然占了很大一部分。

第二个,教练骂你是为你好,和“棍棒底下出孝子”这种观点一样荒谬和不可思议。教练指出你操作的错误是一回事,侮辱你是另外一回事。对于前者,作为学员当然要虚心接受、改正错误。对于后者,仍然认为教练是为你好,大概是逆来顺受习惯了吧。

最后想谈谈为什么驾校教练大都喜欢骂人。我觉得并不是他们有多坏,喜欢骂人只是因为他们素质低下。驾校教练处于整个驾考利益链条的最底端,稍微有点本事的人肯定是不会去做的,大部分是一群没什么文化的小混混。也许他们平时受到了很多压迫,生活不如意,现在做起了教练,也算一个小头目,正好把平时的怒气撒到学员身上。学员因为有求于教练,往往会选择沉默,这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。

学车只是一件很小的事,我想,人,尤其是底层的人,在这短暂的一生中,会遇到很多比教练辱骂你更为严重的侵犯自己权益的事。你当然可以选择逆来顺受,做一个沉默的大多数,然后不停地报怨,或者一声不吭,代价则是让自己和自己的后代永远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。或者,你选择站出来发声,反击那些那些侵犯你权益的人和事。也许你最后并没有改变什么,但这社会却因为你的存在而多了一点进步的希望。而希望,是可以传递的。

发表评论